吸顶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顶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广州婴儿岛50天收262名弃婴超承受极限暂停试点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6:58 阅读: 来源:吸顶灯厂家

弃婴人数急剧增加,导致养育员人手严重不够。

试点近50天接收262名弃婴 超出福利院承受极限 需暂停试点做好防疫分流

16日,在试点近50天之际,广州市“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情况通报会宣布:暂停试点“婴儿安全岛”,主要原因是短时间内接收弃婴数量已经超出了福利院承受的极限,需要暂停试点进行总结,并做好已接收婴儿的防疫、分流等工作,条件成熟时再适时重开,重新启用时间另行公告。

据介绍,从2014年1月28日启动弃婴岛以来,截至昨日早上,已接收弃婴262名(已有23名重症患儿离世),全部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接收弃婴数量远超过开展试点工作的其他城市同时期的接收数量。”

这次是暂停“婴儿安全岛”对外界开放,而不是停止整个工作。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我们会适时重开。

——广州市民政局局长庄悦群

希望媒体转达我作为一名福利院院长,以及一名孩子父亲的恳求。即使在最困难无助的时候,孩子也舍不得离开父母。这么多弃婴,一名5岁脑瘫儿的个案最让我心酸。她懂事,不停喊“妈妈”,养育员心痛得天天抱着她,这些被抛弃的痛苦将伴随他们终生,希望想要遗弃孩子的家长要深思慎行。

——广州市社会福利院院长徐久

今后一段时间,市福利院将只接收公安部门送达的弃婴。如发现有人在“婴儿安全岛”或福利院其他区域遗弃婴儿时,市福利院将立即报警。市民如在公共场所发现弃婴,应拨打110等报警电话联系警方前来处置。

——广州市社会福利院

16日,广州市社会福利院的“婴儿安全岛”大门紧闭,何时开放还是未知数。相对于此处的平静,福利院内的弃婴隔离室不断传出哭闹声。为防止交叉传染,进入隔离室的人都要手搓消毒液,戴医用口罩。但面对眼前所见一幕,这种防护措施能起的作用可能微乎其微。

很多张婴儿床挤着两个娃娃,一个娃娃蹬脚,瞬间就能吵醒同床的那个,两个一起哭起来。养育员忙得脚不沾地,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每到喂养时间,简直就是车轮战。

市社会福利院院长徐久说,自弃婴岛启动以来,弃婴人数短期内急剧增加,福利院每个班组养育儿童的人数已经从50余人猛增至80余人甚至近百人,已达到福利院能够承受的极限。近期,他们已经在招募养育员,但还是左支右绌。

除了人手短缺,最令人堪忧的是疾控方面。按设计标准,每个儿童居室占地约二三十平方米,每名婴儿应配5平方米,才能通风透气、防止病毒快速传播。床位本来是靠着墙壁摆一圈,现在中间也放了两排婴儿床。有疾控专家到场看过,对儿童居住的密度之高深表担忧。另外,如果新入院的弃婴与院内其他儿童共同生活在一个区域,很容易导致院内传染病的交叉感染和快速传播。

市福利院一位负责人此前坦承,由于超负荷运作,福利院的医疗、护理、康复、特殊教育、后勤保障等工作已不堪重负。“弃婴骤增,养育质量难免下滑,喂饱饭,已经不错,康疗真是不好说!”

正是在这个情形下,广州市社会福利部门于昨天暂停了正在试点中的“婴儿安全岛”,重新启用时间另行公告。

福利院:

一张床挤两个婴儿 一人看护20个宝宝

根据通报数据,试点近50天,广州市“婴儿安全岛”共接收弃婴262名,其中男性148人,女性114人。另外,公安部门送来弃婴33人,实际上广州市福利院共收弃婴295人。

广州接受弃婴数量居内地之首,远超过开展试点工作的其他城市同时期的接收数量。目前,全国10个省份建立了25个“婴儿安全岛”,最早开展试点的石家庄市在两年半时间里接受弃婴约180人。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儿童福利院于2013年4月开展试点,至2014年2月仅接收4名弃婴。

就试点近50天的同期相比,国家五大中心城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州)中,天津和广州开展了“婴儿安全岛”试点。而天津同期弃婴数量16人;南京同期数量25人;广州远超10倍不止。

徐久在发布会后透露更多。最小的孩子刚出生一两天就送来。由于今年2月份发生弃婴夭折事件后,弃婴岛新规定“1岁以上的孩童不再接收”,目前,接收的弃婴中年龄1岁以下占大多数,达67%有175人。

所有的孩子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百分百是中重度病残,占前三位的是脑性瘫痪110例,占总人数41.98 %、唐氏综合征(先天愚型)39例,占总人数14.89%、先天性心脏病32例,占总人数12.21%。

目前弃婴存活率是91.22%,也就是说,弃婴岛改善了弃婴被遗弃后的生存环境,但还是有23名弃婴离世。徐久说,剩下的孩子中,已送出30多个孩子去医院治疗。

弃婴数:

广州同期接收弃婴 超天津南京逾10倍

广州弃婴岛成为全国首个暂停试点的弃婴岛,重新启用时间另行公告。昨天的通报会表示,其他城市目前还没有暂停的迹象。如何养育这批弃婴,成为下一步的焦点。徐久坦承,下一步,这一批弃婴要分流去哪些地方,还没有决定。这段时间,孩子们还是在市福利院被照顾。有记者提出参考南京弃婴岛把孩子送往外地福利院“分流”,他说,目前仍需制订计划,“不过,光靠广州是无法自我消化,区里面床位也不够。”

今后一段时间,市福利院将按照原来的工作程序,只接收公安部门送达的弃婴。如发现有人在“婴儿安全岛”或福利院其他区域遗弃婴儿时,市福利院将立即报警,并向警方提供弃婴行为的视频监控录像等相关追查证据和线索。市民如在公共场所发现弃婴,应拨打110等报警电话联系警方前来处置。

“希望媒体转达我作为一名福利院院长,以及一名孩子父亲的恳求。即使在最困难无助的时候,孩子也舍不得离开父母,”通报会最后,徐久言语恳切。他说,这么多弃婴,一名5岁脑瘫儿的个案最让他心酸。“她懂事,不停喊‘妈妈’,养育员心痛得天天抱着她,”这些被抛弃的痛苦将伴随他们终生,希望想遗弃孩子的家长要深思慎行。

弃婴去向:

光靠广州无法消化 各区床位也不够用

弃婴原因:

父母带儿来穗求医

病况难治就地遗弃

通报会上,官方用“交通条件便利、人口流动频繁、医疗资源集中”3个,回答广州弃婴岛试点惊人的弃婴数量。在上月发生弃婴夭折后,弃婴岛虽然增加了相关监控,希望控制增长数量,但徐久坦诚,“效果不是很明显。”

从试点城市分布情况看,“婴儿安全岛”试点城市主要集中在华北和西北,试点城市中特大城市仅有广州一个。交通条件便利、人口流动频繁、医疗资源集中的试点城市,确实出现了弃婴数量显著增长和显著高于往年同期数量的情况。

此前,市民政局一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谈及,广州市由于优质医疗资源集结又是交通枢纽,不少病残儿父母慕名来穗求医,一旦得悉病况难治且医疗费用高昂,很可能将病残儿遗弃,约近九成病残儿被遗弃在医院及周边,不少直接遗弃在OICU。她认为,尽快与医院建立良好沟通,有助更好地保护弃婴童。

路在何方:

设重特大疾病医保

出台“儿童福利法”

民政部副部长李立国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谈及广州弃婴岛话题时明确表态,弃婴岛弃婴骤增只是临时难题,尽快建立城乡一体的重特大疾病医疗保险迫在眉睫,这有助彻底逆转当下病残儿家庭“不扔,没人管,一扔却全包”的尴尬境况。

市民政局局长庄悦群昨天也表示:“安全岛建设利大于弊,是暂停对外开放,不是停止此项工作。条件成熟,适时重开。”

曾陪同抛弃死婴妈妈郑玉玲“自首”的律师任雅煊说,“我认为弃婴岛试点还是要推进,毕竟相对于那么多救助途径而言,这个是最快的。虽然出现了不少困难和争议,但这需要我们进一步完善相关工作。”律师郑子殷表示,应该充分肯定弃婴岛的设立。在国外,弃婴岛的运行有儿童福利法及相关保障作支撑,但在中国,儿童福利法仍是空白,这方面的工作需要推进。

未来举措

将出台本市户籍困境儿童救助政策

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处长叶芬说,广州现已实施了不少适用于患重大疾病和重度残疾儿童的医疗救助、重大疾病商业保险医疗救助、慈善医疗救助、残疾儿童康复训练资助的政策。

叶芬表示下一步将加大我市医疗救助宣传力度,落实医疗救助政策,将本市户籍的困难家庭、重度残疾家庭儿童纳入医疗救助,对因病致贫、因残致贫的家庭按政策给予医疗救助;大力宣传残疾儿童康复训练资助,落实本市户籍的0~14岁低保及低收入困难家庭残疾儿童、重度残疾儿童康复训练资助政策,促进残疾儿童早期康复。

据叶芬介绍,下一步,市民政局将会同卫生、人社、教育、残联等部门着力推动并出台面向本市户籍困境儿童的救助帮扶政策,包括实施福彩公益金资助本市户籍的脑瘫、先天性心脏病、唇腭裂患儿手术康复政策,研究出台不能自理的重度残疾人家庭扶助政策、残疾儿童特殊教育政策、残疾人就业能力培训等政策,为困境儿童和他们的家庭提供切实的救助和帮扶,进一步健全和完善我市儿童福利保障体系。(广州日报 何瑞琪 谭秋明)

德令哈工服设计

荆门工作服订做

双鸭山定制西装

运城定制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