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顶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顶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天津政协委员提案加强综合医院儿科建设

发布时间:2020-10-14 09:37:56 阅读: 来源:吸顶灯厂家

2018天津两会――吹响新发展号角

天津市政协委员、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儿科主任刘长山正在出诊。

天津北方网讯:早上7点半,天津市第三中心医院儿科主任周信英特意提前半个小时到岗。楼道里挤满了家长和患儿。她清楚,这一天又是一场“硬仗”。

去年12月至今年1月,全市各医院儿科门诊、急诊量迅速上升,周信英和同事们也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持续加班,“孩子病了,家长肯定心急火燎。挂了我的号就得给患儿好好看病,这是医生的本分”。

三中心医院儿科固定门诊医生5位,流感高峰期,门急诊日诊量陡增至750人次左右,输液量平均100人次以上,这个数字大约是平时的一倍。患儿最多的时候,周信英一天的接诊量达到170人次,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哪有时间吃饭,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门急诊病人增多的同时,住院患儿及危重患儿也相应增加,护士长刘丽莎和其他医护人员每天都处于超负荷工作中,“40张病床天天满床,医护人员全力以赴,给予患儿精心的治疗和悉心的呵护”。

在平日就人满为患的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儿科门急诊量更是突破历史新高,每天接诊量达1100~1200人次。因为儿科一号难求,甚至有家长带上爬行垫、行军床,住进电梯间。

为了维持就诊秩序,该医院不得不停止了儿科急诊的网上预约。该院儿科负责人解释说,因为通过手机App和网上预约,均没有对急诊的号数有所限制,导致家长预约不到门诊号就去挂急诊,但又不按预约时段就医,影响正常就诊秩序,迫不得已,该院只得关闭网上急诊预约。

根据天津市卫计委提供的数据,与往年相比,天津市今年冬季流感提前了2~3周左右。除了有乙型流感,还合并了甲型流感的几个亚型病毒的感染,部分患者与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支原体等感染相叠加,导致儿科发热呼吸道症候群病例较往年有大幅度增加。

去年12月,全市儿科门诊总诊疗人次环比11月增长41%,急诊总诊疗人次环比增长68%,新增住院患儿环比增长27%。

为了应对此次流感高峰,天津市卫计委迅速协调全市各医院资源,采取了儿科医生跨院应诊、请返聘和特聘专家返岗,或从其他相关科室调派人手支援等举措,缓解了部分医院儿科的压力,但仍难掩儿科医生短缺的现实问题。

目前天津儿科医生共1669人,近两年,通过给予专项补贴等方式,增加了约270名儿童医生,仍有约600名儿科医生的缺口。按照2016年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要求,到2020年,每千名儿童执业医师数应达0.69名。

长期以来,儿科医生面临长期超负荷工作、医患矛盾多,却收入低的现实困境,导致越来越多人不愿意干儿科,而现有的儿科医生也在不断流失。据了解,一些医院儿科多年招不来毕业生。

一位从事多年儿科工作的医生告诉记者,儿科在检查和用药上,都有许多限制,自然收费不会太高。因为孩子表达不出来,很多时候大夫需要哄孩子配合就医,往往也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而一个孩子看病,往往来一家子人,“孩子血管非常细,大夫如果一针下去,没扎准血管,家长能直接动手”。此外,儿科大多是小病和常见病居多,要想出科研成果也并不容易。

从1999年开始停招儿科本科专业,几年前,再次恢复招生,但培养儿科医生却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一定周期。目前天津有两所高校培养儿科医生,从报考情况看,考生并不踊跃;而培养出来的毕业生,较其他专业,流失率也相对较高。

天津市卫计委党委书记、主任王建国说,针对儿童医疗服务薄弱问题,2016年天津市出台了10项岗位吸引措施,包括对儿科医生岗位专项补贴,按照每年每人本科生1.2万元、硕士生2万元、博士生3万元,使儿科医师绩效工资不低于本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平均水平;加大儿科医师招聘力度,力争到2020年招聘500名儿科医师;2018年全面实施儿科医师定向公开选拔制度,面向全国医学院校临床本科毕业生提前一年开展定向公开选拔等。

值得注意的是,受这一波流感冲击最大的,并非儿童专科医院,而是综合医院的儿科。此前因儿科医生过劳病倒而被迫停诊的天津海河医院,只有3名儿科医生,没有病房仅有门诊。

“流感持续两个月,短时间内病人激增,部分流感病人有合并症,大部分综合医院儿科应接不暇、疲于应对。”刚刚结束的天津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上,天津市政协委员、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儿科主任刘长山递交提案,点出目前儿科的短板,建议进一步加强综合医院儿科学学科发展。

刘长山一直呼吁加强儿科建设,曾建议对儿科医生队伍进行摸底普查,今年他提出要加强综合医院儿科建设。他提出目前综合医院儿科存在的三大问题:第一,儿科人员严重不足,部分三级医院儿科无夜间急诊,部分二级、三级医院无儿科病房,而部分医院未给儿科招人的名额;第二,由于综合医院儿科效益不高,部分医院儿科设施、设备长期得不到更换,部分设备已严重老旧,患者就医不方便;第三,高年资的儿科医生晋升困难,儿科近些年发展严重滞后,综合医院儿科造成科研立项少,发表论文难,导致高年资医生晋升难。

刘长山建议,要评估各综合医院儿科医护队伍的配置情况,加强督导和调配。政府拿出部分资金,专款专用为综合医院儿科更新必要的医疗设备。专门制定对儿科医师晋升条件,保证儿科学的学科质量,使儿科高年资医师安于儿科工作。

南宁中医皮肤病医院

专业治疗男科医院

徐州生孩子好的医院

上海治疗失眠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