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顶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顶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人生命告急伤痛地走正如我坚定地来青海作家陈宗基与女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5:11 阅读: 来源:吸顶灯厂家

div>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

陈宗基是青海著名作家,钟芸是西宁一位导游。8年前,两人相识,并有了5年相爱的时光。然而,2010年初,仅因一件家事的摩擦,陈宗基一气之下,将钟芸逐出家门。此后,天性浪漫的作家与另一个女子又闪婚而居……

?

不想,陈宗基新婚燕尔才一个月时间,竟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此时,他的半路红颜,决绝地离他而去。消息传开,钟芸震惊了:回去吧?那是一个深深伤害了自己的男人;不回吧,生命濒危之际,谁又来伴他共对病魔?……

?

质问声声泣血:

?

5载同床共枕不敌一夜风情

?

陈宗基与钟芸初遇在一场饭局上。那是2004年12月,陈宗基刚离异,带着12岁的儿子艰难地生活。

?

陈宗基的第一任妻子是两人在青海互助师范上学时的同学。1992年7月结婚,婚后12年,他们都觉得婚姻生活平淡无奇,决定各走各路。儿子归陈宗基,房产留给了妻子。陈宗基成了个居无片瓦、还“拖着个尾巴”的穷男人。

?

机缘使然。这年冬季的一天,互助县大雪,陈宗基与友人共进晚餐。席间,一美少妇飘然而至。陈宗基的心一下温热起来。交谈中,陈宗基得知,她叫钟芸,与他同岁,是名导游。随后,当人家要介绍陈宗基时,钟芸一开口,陈宗基才知这个美貌的女人,原来竟如此熟知着他——“他呀,还用你们介绍?作家,陈宗基,互助县文联主席,样子帅,文章更帅,写过100万字以上漂亮文章,《百年村庄》、《家事》等小说或散文作品,获过青海省青年文学奖及全国文艺创作奖……”

?

那一刻,陈宗基怔住了。陈宗基觉得,离异后的孤闷之中,于这茫茫人海,他遇到了红颜知己。

?

不久后,陈宗基得知,钟芸竟也是离异之人。两人在差不多时间离婚,带着儿子生活。陈宗基开始蠢蠢欲动,以种种途径走近心中的美人与知己。新年的一个春夜,雪域高原天高月朗,格桑花开得正烈,钟芸告诉陈宗基,她在饭局上相见第一眼,就看出了他厚厚的近视眼镜片后深藏的孤苦、无奈和忧虑。听了此话,陈宗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紧紧抱住她,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女人。

?

2005年4月,陈宗基调青海省文联任专业作家。钟芸也辞去原工作,陪陈宗基来到西宁。

?

文联住房紧张,不能分房给陈宗基。钟芸拿出全部积蓄,再找亲友相借,在西宁买了一套居室,并将新房钥匙交给陈宗基和他儿子。从此,他们没去登记,却开始同一片屋檐下的生活。

?

这一“居”,就是5年。

?

5年里,陈宗基与钟芸几乎朝夕不离。来到西宁后,她受聘于一家旅游公司继续做导游。她给陈宗基料理好一切,为了他,她从不带青海境外的旅游团。也正因为她的付出,陈宗基得以专心于文字世界,取得不错的成绩。陈宗基的长篇小说《家事》、《年猪》等,以“内心深处对乡村最深切的依恋和牵挂”(评论家语)而广受好评。《支书老吴》等在各级评奖中获奖。2006年,陈宗基与井石合作,创作20集动画电视系列片《藏羚羊》,此片被誉为青海为百年奥运献上的厚礼。2009年下半年始,陈宗基完成电视连续剧《马五哥与尕豆妹》的剧本,顺利开机,并列入央视一套播放计划中……

?

对陈宗基的儿子,钟芸也一直视为己出。

?

这几年,是陈宗基儿子的青春期。青春期的孩子是叛逆的。从2007年始,原来对钟芸左一声“阿姨”右一声“阿姨”叫个不停的儿子开始不这样叫了,常常,他还一天或几天的时间对她不闻不问。甚至,还随意撕毁她的旅游资料、或损伤涂抹脏她的衣服。陈宗基曾多次教育,但并没有效果。钟芸倒也不在意,只说孩子还小不懂事儿。

?

这样贤淑的女人,陈宗基理当珍爱为宝贝的,可是,到后来,陈宗基却亲手将她从自己怀里推开了。起因是一件小事。

?

儿子上高中后,在西宁读还是去互助读,陈宗基有些拿不定主意,这时钟芸建议让孩子去互助,他对那里的环境更适应,县城里也更能让他专心致志地读书。陈宗基表示同意。此后,每逢周末,陈宗基都会看孩子。2010年1月的一个周末,陈宗基又一次去互助。出发时,陈宗基看到钟芸新买的车停在院子里,便要她陪自己一起去。可钟芸没有同意,说是早就和朋友有约开车去赴一个重要的约会。陈宗基火了:“是你朋友重要?还是我儿子重要?”钟芸也给惹火了:“你儿子我什么时候没看重过?”并责怪陈宗基太不理解人尊重人。他们发生了5年来最激烈的一次争执。争执中,陈宗基脑子里一直在顽固地想:儿子不是她亲生的,她原来真没有当回事过呢,当初她送他去互助上学,也是为图个身边清静……一个混账念头在陈宗基脑中一闪而出:儿子比她更重要,这样的女人,不能与她再过下去了!于是,陈宗基歇斯底里般叫嚷道:“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

当晚,钟芸开着她的车,离开了。陈宗基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可笑:这是钟芸买下的房子呀,他在她的房子里,叫嚷着让她“滚得越远越好”?

?

陈宗基意识到自己的混账与不可理喻,但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自尊,陈宗基却没有去找钟芸道歉。几天之后,倒是钟芸来了电话,说是她现在寄住在姐妹家,这房子,陈宗基就先住着,两人分开一段时间、各自冷静点也好——等想通了,两人再有名有分地一起过日子吧。但陈宗基仍然赌气地不给钟芸只言片语。

?

2月,钟芸离开西宁。她按受公司安排,外出工作约半年时间。

?

钟芸离开西宁不到半年的时间,陈宗基遇到了另一个女人。她是西宁人,是一个老师。相识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她提出结婚要求,陈宗基实在忍受不住孤苦一人的日子,便与她迅速结了婚。

?

后来,朋友告诉陈宗基,那一天,钟芸正在为游客订飞机票时接到电话,得知陈宗基将举办婚礼的消息。当时,她呆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来,口中有鲜血吐出……

?

伤痛地走坚定地来:

?

八次京城往返只为生命暖冬

?

新婚过后,陈宗基感到身体不适,体重下降,食欲不振。7月中旬,陈宗基便去青海省红十字医院检查。此前,医生告知陈宗基有轻微的糖尿病,他以为这次是糖尿病发了。可是,报告表明,陈宗基体内的白细胞含量已严重超标,几乎是正常人体内的17倍还多,而之后的骨穿检查结果显示:陈宗基患的根本不是糖尿病,而是急性白血病!医生建议陈宗基立刻转到北京专业的血液专科医院做治疗……

?

陈宗基在农村的家里,上有86岁的老奶奶、有六旬老父老母要赡养,下有儿子明年参加高考,而他正创作中的长篇小说及剧本还没完成……陈宗基怎么能就得了绝症?!还有,如果要治,陈宗基是个居无其屋的人,此前又没积蓄,大笔的治疗费用又从哪里来?

?

陈宗基被发现患了白血病后,第二任妻子支付了前期治疗费用后,向病中的陈宗基提出了离婚请求。命都难保,保住一场本来过于草率的婚姻又有何用?陈宗基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

回家没处可居,住病床却又要交钱,还有,婚姻也没了,陈宗基已一无所有。陈宗基绝望了,想到了死。

?

陈宗基最终并不甘心,至少,他还得打一个电话跟一个人告别。此时此刻,她是他最想打电话的人。8月的这个深夜,陈宗基躺在病床上,又想起了她,想着想着,陈宗基再也忍不住,按下那一串最熟悉不过的号码,喊一声“钟芸”,陈宗基的眼泪就“哗哗”而下。“宗基,宗基,你怎么了?快说呀!”电话那头,传来一片心急如焚的声音……

?

陈宗基不指望她探望——一个弃5年感情不顾、分手几个月又与他人结婚的绝情人,有什么脸面与资格要求她来探望?她又怎么会来?可是,陈宗基没想到,当晚,钟芸满面风尘,脚步匆匆来到他的病床前。

?

感动?悔痛?悲叹?说什么好?望着几个月不见憔悴了许多的钟芸,陈宗基一时说不出话来。钟芸也久久无话,望着陈宗基,眼角是湿的。最后,她说:“宗基,不急,我们慢慢来。”

?

“我们?”“是的,我们。”这个夜晚,坐在病床边,钟芸终于忍不住对陈宗基这负心郎诉说起她的恩怨情仇。她说,她之离家,本意只是想给陈宗基一点时间及一个独立的空间,让他能冷静地回顾两人走过的路,以珍惜这实属难得的半路夫妻情。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短暂的分离才几个月,陈宗基却闪电般有了新婚妻子。她想骂陈宗基,但是忍住了,她痛苦,但又不得不努力将陈宗基忘记。不想,就在这时,陈宗基的电话来了。她震惊、痛苦而纠结。回去吗?再也回不去了啊,5年的爱恋已成记忆,故人的身边还站有一个新婚的妻;可是,能不回去吗?相对于生命的需求,一切附属于生命的东西——比如恩怨情仇,未必还能记恨于心?思前想后,她决定来,她要将《东邪西毒》里黄药师的话说给陈宗基听: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

陈宗基热泪盈眶。他望着她,想着,如果给她翅膀,她一定是天使。他也终于明白,从今往后,如果他对病魔因恐惧而逃遁,就再没有了一个男人的基本骨节。

?

8月24日,陈宗基直面病魔,前往北京求医。在京东一家医院,陈宗基开始接受化疗。化疗之后,是骨髓抑制阶段,陈宗基几乎毫无免疫力。平常人眼里的小感冒在他这里几乎成了致命的大病,伴随而来的是不明炎症和持续高烧、憋气与咳血。多少个晚上,陈宗基彻夜不眠,鲜红的血色伴着剧烈的咳嗽一起总是折磨到天亮。见陈宗基这样子,钟芸更是焦急。多少个夜晚,她也是整夜整夜不合眼。她不停地在为陈宗基量体温、倒水、擦汗、捶背,想尽办法安慰他。看陈宗基吃不惯北京的饭食,她买来一口锅在医院偷偷做了他最爱吃的青菜豆腐面……

?

9月中旬,看陈宗基病情基本稳定,钟芸回西宁售卖原住房,为陈宗基筹措后期医疗费。十来天后,她再从西宁来京,带来卖房款28万元,全部打到了陈宗基的医疗账户上。随同房款带来的,还有上万元用于陈宗基提高免疫力的冬虫夏草。

?

然而,爱并没有感化死神。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宗基的病情却越来越加重。小剂量化疗根本无法缓解病情,大剂量抗生素也毫无作用。很快,感染面积越来越大,由肺中叶扩散到整个肺部,照出的肺部X光片上,陈宗基的两叶肺几乎成了白色——陈宗基竟又患上了大叶性肺炎。这是致命的炎症,每天,陈宗基连续高烧七八个小时,汗水打湿四套睡衣和被褥。不仅如此,呕吐、咳嗽,甚至吐血成了家常便饭。这可把钟芸吓坏了。情急之中,她将陈宗基转至北大人民医院治疗,可是专家在进行了会诊后,摇着头说只能放弃了。此时,钟芸绝地反弹般挺身而出,决绝地告诉陈宗基,有呼吸,就不要轻言放弃,要不,我们回西宁去再寻生路……

?

2010年中秋,陈宗基转回西宁红十字医院。

?

不幸中的大幸,在这里,陈宗基的病情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逆转。当年12月,陈宗基有幸遇到了一位来自美国的感染科专家,他一次次比对数据,一次次选择适合陈宗基的药物。在7种提取细菌培养过程中,他发现了一种药对陈宗基体内的感染可以起到抑制作用。用药后,奇迹真的就发生了,陈宗基在持续发烧43天后,终于退烧,体温降至37.2度。十来天后,入院前意识混浊、无力讲话、连移动四肢都困难的陈宗基,病情渐渐缓解,体力慢慢恢复,饭量也好了,人也有了精神。接下来,陈宗基可以去北京做骨髓移植了。

?

2011年新年来临之际,陈宗基再上北京。

?

钟芸陪陈宗基而去,这是她在西宁与北京之间的第8次往返。风雪漫天,来回8次,征程10000里,她犹如一只高原的母鹰,以带血的翅膀挡风劈雪,护陈宗基于翅下,给陈宗基生命的暖冬。

?

生命绝地回来:

?

我是你的爱人

?

到京后,钟芸找到医生,要求与陈宗基做骨髓配型检测。但是,配型没有成功。随后,陈宗基的亲人们也在她的感化之下,一一前来医院进行检测。幸运的是,陈宗基家三妹的骨髓与陈宗基完全配型。

?

接下来,陈宗基接受新一轮化疗,以铺平骨髓移植的前期道路。这对陈宗基来说,是生命的又一轮炼狱。所幸的是,有钟芸的手,来将陈宗基抚慰……

?

2011年6月7日,在饱经磨难后,陈宗基做完全身消毒,终于进入无菌舱。在这里,陈宗基全身病变的骨髓都将被杀干净,以顺利进行骨髓移植手术。21天后,6月28日,陈宗基的骨髓移植手术进行。妹妹的造血干细胞,成功输进陈宗基的身体。7月4日,骨髓移植后的陈宗基已经产生皮肤排异。这意味着,移植后的骨髓细胞正在陈宗基体内顽强地生长。无疑,这是一个能让人欣喜若狂的好消息。陈宗基高兴之极,连忙请医生转告给守候在移植仓外的钟芸。不过一分钟,一条短信飘进仓内,短信只有四个字:“爱人,加油!”爱人?看这称呼,陈宗基感慨万分……

?

7月12日,陈宗基出移植仓。

?

急急地寻找陈宗基久违的“爱人”,陈宗基看到,她也在急急地寻找他。让陈宗基惊讶且酸涩十分的是,一段时间不见,此时的她,站在门道斜射过来的光线下,竟是那样憔悴瘦削,40岁不到的她本没有白发的,现在,头顶上竟闪着缕缕银光……陈宗基颤抖着身子扑过去,叫声“爱人”,将钟芸搂入怀中……

?

“我将青春嫁到你家,我自年轻跟你跟到老,人情世事已经看透,有什么人比你更重要……”陈宗基与钟芸热烈的拥抱中,身后,不知是谁,手机里播放出《家后》这首动人的歌。陈宗基喜欢这首歌多年,现在,陈宗基才知道,自己是第一次将它听懂。

?

陈宗基前期的治疗花费已高达七十余万,而骨髓移植后的费用也是高昂无比。早已是负债累累的陈宗基,拿什么做后期的持续治疗?如果这个时候,因为费用的问题无法维持,那么所有前期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现在,陈宗基焦虑但不绝望,因为,面对卑微却坚强的生命,钟芸及钟芸一样的许多人,与陈宗基站在一起,共同选择了坚守……

?

为了筹款拯救爱人,2011年9月,钟芸着手转让她的爱车。陈宗基要她三思。钟芸说,命比车重要。然后,她又东奔西走找一切能借的朋友借钱,她说,把他留下来,她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

然而,病魔如此无情,尽管她一直握着他的手不肯放弃,尽管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爱人的身上依依不舍,2011年10月19日,因重度感染,陈宗基还是离开了万丈红尘,离开了爱他的人。那一刻,钟芸只觉自己胸腔里的一颗心,也停止了跳动……

?

2012年1月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钟芸已经离开了家乡,踏上了行走祖国大好山河的旅途。她说,她本来就是个导游,是个行走的人,陈宗基走了,她不想停下来,她只想在旅途上与时光共行,与记忆共行……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