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顶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顶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悬疑故事之囚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3:25 阅读: 来源:吸顶灯厂家

1.疯子吃肉

我叫裘正,自从第一天进监狱起就有狱警找我麻烦。今天早晨他们又来了,我实在忍不住,打了其中一个最凶的狱警,随后被关了一周的禁闭。

从禁闭室出来,我被带往一条以前从未走过的走廊,走廊尽头有一个房间,斑驳地写着“2026”。

一阵寒气从后背窜起,我猛然想到这几个数字代表的含义。

2026,疯子吃肉——339!

“我不去!我不进去!”我挣扎着要往外跑。铁门“轰”的一声关死了,待我回过头,339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我下意识地后退半步。

“听说你给了路警官一巴掌?”339睁开了眼,“做得好,我很欣赏你。”

“呵,呵呵……”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有站在角落干笑。

“我想杀了他,你要不要加入?”

谋杀狱警?如此疯狂的想法,也只有疯子才敢想。

听说他刚进黑岛监狱就领导囚犯大闹了一场——那时他还没疯,后来暴动平息,他被单独关在了2026号牢房。

而在2026,才是339疯狂到让人们谈虎色变的开始。

有一阵子339喜欢上音乐,于是他没日没夜地唱歌,惹恼了附近几间牢房的囚犯。其中一个骂得最凶,叫嚣着出了牢房要弄死339全家。

随后在一次防火演习中,339用牙刷捅死了那个人,之后还吮吸他颈动脉的血。更吓人的是,法医验尸时怎么也找不到死者左手的无名指和尾指,传说是被339吃掉了。

于是才有了流传在黑岛监狱的传说——2026,疯子吃肉!

339见我不吭声,问道:“你新来的?几号?”愣了片刻,我收回嘴边的“裘正”,对他说:“789。”

从我的角度看去,339面目有些阴郁。过了许久,他才说道:“已经这么多人了吗……789。”我下意识接口:“叫我裘正就行。”

339猛然抬头,死死地盯着我,他站起身,缓缓向我走来。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来这种鬼地方。

他侧过身,贴着我耳边说道:“裘正,我需要你帮助我——越狱!”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2.爆炸新闻

339拉我坐在冷硬的床板上,强迫我接受他说出的黑岛秘闻。

“我不是疯子,我是无辜的!”339注视着我的眼睛,“不光是我,这里所有的囚犯都是无辜的!”

我尽量克制,不让自己鄙夷的神情流露出来。犯人会是无辜的?我装出感兴趣的模样:“怎么会?‘’

339说:”一切还要说到十年前,你不觉得黑岛监狱里的犯人年纪都差不多大吗?“

我点头,心里却更加笃定339这个疯子在胡说八道,跟我同一间的狱友就是个老大爷。

339看我认真听他所言,满意地点点头。他刚要继续,忽然警觉地站起身来,快走两步,耳朵贴在牢门上。

有人!果然,不一会儿,一名狱警打开房门进来了——路警官!

”什么脏风把路警官吹来了?“我不客气地说。

哪知路警官压根没往我这边看,他径直来到339面前,道:”今天又送走一个。“

339闻言猛然抬头,双眼透出仇恨的光芒:”这次又是谁——你真要全部害死才肯停手?疯子!“

”你的时间不多了,好好考虑吧。“路警官说完,自顾自地往外走。

什么!他们居然私自处决囚犯!我瞬间吓得浑身发颤,刚才那样挑衅路警官,他会不会处决我?

眼看铁门又要锁上,我向路警官大喊道:”放我出去!我告诉你个秘密!“我指着339,”他要……“

路警官走远了。

昏黄的灯光下,339讥笑道:”愚蠢。你以为向他告密,就可以让自己住在单人囚室?还是说,你想离开这黑岛监狱?“339说,”太典型的囚犯心理。想要离开这儿,这些都是行不通的。“

我嘴唇发干,面上却强自镇定道:”你有办法?“

”有,杀了路警官。“

我心中暗暗鄙视自己,居然跟这个疯子讨论起来了!

”你不要相信他穿的一身制服,那都是骗人的。路警官是个刽子手——他杀了典狱长!“

大新闻!我眼睛瞪得溜圆,心里莫名骄傲起来,不枉我和小陈以身犯险,这次的头条还不把主编惊到爆炸!

没错,我裘正根本不是什么犯人,而是卧底来找新闻的记者!

339说,路警官在黑岛监狱一手遮天已经长达十年了,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十年前他杀了典狱长夺权所致。

”现在的狱警全是向他交过投名状的心腹;而那些不肯就范的,这些年来要么失踪,要么意外身亡。“339怨恨道,”要终结黑岛监狱,必须杀了路剑鸣!“

然而就在我和339相安无事度过一晚之后的第二天,我就对这个看似正常的骗子加疯子彻底失望了o因为这天上午,典狱长通过广播重申了黑岛守则,并且宣布了新一批的假释名单。

死了声音还这么洪亮?我打定主意不再理339,并趁放风的时候偷偷和小陈接头,问他这几天有没有新发现。 小陈看到我,眼神恍惚了一下,接着,他紧紧攥着我的囚服,哀求道:”裘哥,你去找邢部长,放我走吧!我一天都不想在这儿呆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小陈,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不过别担心,我们不会有危险的——邢部长的职位比这些狱警高很多,他会吩咐这些人照顾我们的,放心。等我们拿到了大新闻,主编肯定会给咱俩升职,再坚持—下!“

小陈被我说动,点了点头。这时警铃大作,一瞬间,所有狱警都条件反射般拿出武器,喝令犯人回到囚室。然而,在推搡间我隐约听到他们在小声谈论:邢部长死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3.越狱计划

听说邢部长是昨天傍晚时分七吊死的,就在自己的办公室,法医初步判断为自杀。但是黑岛监狱却全面戒备,狱警值勤也由一天两班增加为一天四班。

我彻底慌了,在黑岛监狱我们只认识邢部长一个人,只有他知道我们根本不是罪犯。他死了,我和小陈怎么办?

”你认识邢部长吗?就是今天死的那个,你知不知道他和谁关系最好?“

”裘正,你有些慌,在想什么?“339反问道,”邢部长自从黑岛监狱建立以来就一直负责内勤采买,当年在路剑鸣暴乱时也是保持中立,不过……我却知道他和典狱长关系最好,因为他是典狱长最早的一批学生。“

”学生?“

”典狱长死后,邢部长一直隐忍不发保全自己,这次应该是哪儿出了差错被路剑鸣发现了吧。他昨天过来,不就是向我炫耀又消灭了一个敌人吗?“

”等等,“我打断道,”上午典狱长还广播了假释名单的,你怎么一直说他死了?“

”那份名单十年前就拟好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我忽然感觉异常恐怖,这黑岛监狱处处充满了诡异,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339好像看穿了我,他说:”这里根本就不是监狱,十年前,这里叫做黑岛社会心理研究院!“

339问我:”你听说过路西法效应吗?“我点头,这个涉及到恶的本质的研究非常著名。

难道……我愕然:”你们重现了路西法效应的实验过程!“

339苦笑一声,道:”没错,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只持续了五天的实验,因为路剑鸣,我们整整持续了十年。“

我感觉脊背发凉,若真是如此,这些人恐怕真的都疯了。

路西法实验,简而言之就是将大学生志愿者分成各项数据平均的两组,分别假扮狱警和囚犯,以此来探究社会环境对人的行为究竟会产生何种程度的影响。斯坦福大学的实验持续了五天,就因假扮狱警的大学生凌虐”囚犯“而终止。

”变态……这个实验是谁设计的?我要见他,我要让他终止实验!“

339看了我一眼:”你还不明白?设计实验的就是典狱长——我们社会心理研究院的院长陈教授。“

陈教授当年一心想完善路西法实验,不但招募了很多的志愿者,还建立了更真实的监狱系统——比如他十年前就录制好了定期假释名单。然而实验刚开始,他就发现扮演狱警的学生完全沉溺了进去,用手中的权力肆意凌辱”囚犯“。

然而,还没等陈教授停止实验,以路剑鸣为首的狱警就已经占了绝大多数,他们甚至掌握了黑岛监狱的大部分器械。

”所以陈教授在路剑鸣的暴乱中被他杀了?“

”嗯。“

我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怎么办,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

”你之前说杀了路剑鸣就能离开黑岛监狱,是真的吗?“

几天之后,339打探清楚了路剑鸣的当值时间,随即我们拟定出一份杀路计划。

339用牙刷在墙上比划着:”这里是操场,这是路剑鸣巡视的路线,当他两点十分走到拐角的时候,我们就把他引到这个位置。“

牙刷柄重重顿一下,339继续道:”我把他引过来,在我们争执的时候,你负责把你的手和他的腰带拷在一起,大庭广众之下,路剑鸣一定不会解腰带,而离这个位置最近的一间屋子就是档案室,我们在那儿杀掉路剑鸣,然后放出囚犯,黑岛监狱就解放了。“

然而当我和小陈说起时,他却对这个计划表示了质疑:”裘哥,339说得这么轻松,要是路剑鸣真的这么好杀,他怎么还被关了10年?“

我摆摆手:”那是因为他之前没有帮手!你想想看,这里的犯人被折磨得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不说别人,你自己才来这么几天,不也差点儿以为790才是你的本名吗?“

小陈疑惑地点了点头。

”所以啊!只有我,只有我裘正始终记得我们不是犯人,而339也正是因为我的清醒才让我帮他。“

”裘哥,我还是不太放心你。“

我拍拍小陈的肩膀,没再说什么。

这一天显得格外漫长,终于捱到了下午两点。一切都如339所料,我将路剑鸣和我拷在了一起,把他引向了档案室,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就在339躲进档案室之后,路剑鸣踹了我一脚,随后掏出了另一把钥匙,打开了手铐。”你们两个,想暗算我?“他推搡着我进了屋。

”你忍了十年,也按捺不住了,想学邢部长?“路剑鸣环顾四周,没看到339的身影,他继续道,”可惜,你找的盟友太废物,这几天放风他总盯着我的腰看,如果不是脑子有病,谁猜不到是在对手铐和钥匙动心思?“

”我根本没想跟任何人结盟,今天,我就要和你同归于尽!“

忽然间,档案室的灯灭了,一片漆黑,紧接着我听到一阵打斗声。突然,我身子一麻,就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还在档案室里。灯亮着,不远处,路剑鸣和339瘫倒在两堆纸箱子上面,两人气喘吁吁,都是满身伤痕。

”你终于醒了,快去杀了他!杀了他我们就成功了!“339狂喜。

我慢慢走到路剑鸣面前。他的脸阴沉如水,盯着我,突然嘲弄道:”你想杀我?你看看那边。“

顺着他的指示,我看到另一堆纸箱后面,一个人趴着,身下一大摊鲜血,旁边扔着把带血的水果刀。

小陈!我悲愤莫名,拿起了刀,咆哮道:”你居然杀了小陈,他什么都不知道!我要宰了你!“

”等等,“路剑鸣平静道,”用你所剩无几的智慧想一想,他怎么会在这儿?他在这儿,妨碍了谁设局?另外,你去看看他的左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黑岛监狱的传说,2026,疯子吃肉……“

我蹲在小陈身前,赫然发现他左手的无名指和尾指都不见了,断指处鲜血淋漓。

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339,他不是我的盟友吗?我早就跟他说过自己和小陈的身份,他又怎么会……这,到底是为什么!

”真是可笑,“路剑鸣长吁了一口气,”就是你这样的蠢货,才能让他在监狱里依旧能够为所欲为地行凶!路剑鸣,你到底是疯了,还是一直在算计我们整个黑岛监狱!“

等等!他说什么?他怎么盯着339,叫他——路剑鸣!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4.孰真孰假

路警官望着我:”他是不是告诉你我叫路剑鸣?“

”……“

”那你问问他叫什么。“

339涩然道:”我是339。“

脑海中某个引线轰然爆炸,我盯着他,质问道:”你不是339,你到底是谁?“

然而339说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名字:”路剑平。“他顿了一下,”十年前,我是路剑鸣的亲弟弟。“

路警官笑得咳嗽不止:”呵!亲弟弟,这倒是十年来你第一次认我。“他对我说,”档案室有电脑。你去刷我的身份卡查一查,看我们到底谁是路剑鸣,谁是路剑平。“

——罪犯编号:339。姓名:路剑鸣。性别:男。年龄:26岁。

接着,我从路警官口中听到了关于黑岛监狱的另一个版本。

这里真的是一所监狱。而他弟弟——339,因为犯了谋杀罪被关在这里等待枪决。然而就在执行枪决前夕,339疯了。他以此逃过了死刑,改为无期徒刑。他编造了黑岛社会心理研究院的故事,并在十年间用这种方法害死了多名囚犯。

看到我把刀刃调转了方向,339摇头大叫:”不是这样的!那些档案都是路剑鸣伪造的。裘正,我才26岁,如果这里真的是监狱,哪有未成年就被判处死刑!“

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去听他的解释。我转过身来,慢慢走向他。只是头为什么忽然变得很沉……

档案室灯火通明。

路警官将339扶起来,两人来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面前。路警官说:”陈教授,第四个样本结束,实验者已经被送回户籍所在地。“

如果裘正在,他会发现这个”陈教授“正是他最早的狱友。而陈教授身边,正是上吊身亡的邢部长!

”邢部长“一边敲字一边说:”辛苦你们了,尤其是小路,那把刀差点掉到你腿上,下次还是用道具刀吧。“

”没事的邢老师,道具刀质感太差了。“339笑道,和先前神经质的样子截然相反,”最辛苦的人还在那边躺着,该不是睡着了吧?“

”鬼扯,你身上湿答答的能睡着?“小陈爬起来,把满是血迹的衣服脱下,正色道,”这个样本是什么结果?“

”正在分析,“陈教授看了小陈一眼,”和上一个选择相同,都是主观上忽略逻辑细节,朝对自己有利的环境进行心理构建——简言之,他变坏了。“

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坏的?也许就在转身的一瞬间。

路警官的理由并不严谨,然而他所代表的监狱权威让裘正一瞬间推翻了前途未卜的”杀路计划“,转而选择了最保险的”投奔靠山“。

陈教授说:”这半年以来都是你们变换身份去搜寻实验样本,辛苦了。之后我们轮换着来吧。“

小陈摇摇头:”大家演这个故事已经越来越熟练,再换难免还要磨合,再说,疯子的故事,必须由我做受害者啊!“他举起天生残缺的左手,”爸,我不会被这些角色影响到日常心理状态的,你放心。“

339忽然模仿着裘正的声音说:”小陈,咱们的新闻搜集得怎么样了?“

”就快好了!“条件反射的那一刹那,所有人心中都震了—下。自己在研究别人,可在这虚拟的地狱中,自己离路西法还有多远?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