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顶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吸顶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修昔底德陷阱与美西太平洋战略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6:59 阅读: 来源:吸顶灯厂家

“修昔底德陷阱”与美西太平洋战略

我们的世界进入21世纪以来,正面临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带来的一系列考验。中美作为世界大国,在制定双边政策时必须有全球视野和担当。

[我们的世界进入21世纪以来,正面临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带来的一系列考验。中美作为世界大国,在制定双边政策时必须有全球视野和担当]  最近,有两则相互并无关联的消息引人关注。一是美国对中国在南海岛礁上修建设施反应强硬,克里国务卿来北京施压未果。二是中国军机首次飞跃宫古海峡,日本战机再次紧急升空。

同时,美国国内就美西太平洋战略的辩论方兴未艾。一派主张美国动员盟友和伙伴,以美军为后盾,使用陆海空等军事力量利用第一岛链封锁中国的出海口,以应对中国提高“区域拒止”的能力。另一派则认为需与中国谈判磋商,就朝鲜半岛和台湾等敏感问题达成框架一致,并从西太平洋地区双方军事力量平衡出发,考虑建立“缓冲区域”,以防止摩擦和冲突升级为中美军事对抗。  从美在西太平洋地区实际军事部署和军事准备,特别是美军舰机高频率对中国海空抵近侦察,以及美方“空海一体战”(Air-SeaBattle)具体推进看,前一派的封锁战略在美国军方显然占了上风,中国已成为美在亚太最主要战略对手。美日针对中国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最新修订是又一个例证。就美高层对华战略而言,对话和遏制两手都在加强,最终如何确定还要看今后几年双方的互动和沟通。  双方对对方战略的认知是个动态的过程,受到国内外各种因素的影响。然而,战略认知和判断是第一位的,因为它将决定双方的战略举措和行动方向。西太平洋是中美战略利益的结合部,也是矛盾的集聚地区。如何看待双方在该地区的意图和行动,往往会“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掉以轻心。  对美国来说,西太平洋地区有三点不会或者说不能放弃,那就是:美在该地区的军事“一家独大”的霸权地位;对日本、菲律宾等盟友的安全保证;以台湾来牵制中国。在美国经济实力开始下滑的时候,美国虽在全球布局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但从上述基本考虑出发,西太平洋地区是美国的战略“优先选项”,力量只会加强,不会削弱。  依此逻辑可以推断:1。美国对中国在西太平洋的战略意图存在很大疑虑,担心中国军力上升,会削弱美军事力量的“独大”地位,乃至将美军排挤出西太平洋地区;2。美出于维护军事霸权需要,一要加强军事存在,二要“离岸平衡”,利用中国与周边一些国家的海洋权益争端,把中国缠住、困住;3。中国经济实力壮大、与邻国经济关系紧密,经济竞争的失利使美国更多借助军事手段与中国竞争;4。中国周边尤其是部分东盟国家经济上与中国联系密切,获利甚多,安全上拉美国来平衡中国,也使美国有更多理由和渠道介入该地区安全事务;5。美国今后一段时间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存在将继续加强,军事进攻态势和冒险性也将同步加强。  就中国而言,首先,东海、南海和西太平洋对维护中国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至关重要。中国80%对外贸易运输经过海洋,能源进口和货物贸易航线70%途经印度洋,进口石油的80%经过印度洋和马六甲海峡,南海和西太平洋地区对中国就是通往海洋、与世界交往的生命线。南海岛礁历史上属于中国,历史性权利《联合国海洋法》明确予以承认。  其次,总体来讲,中美关系是中国对外关系中的重中之重,因为它直接影响中国的全球安全和经济发展。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已被双边关系几十年来的实践所反复证明。中美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局面将维持相当长时间,这里特别要注意的是两国同时有守成霸权与新兴大国的矛盾,处理起来困难不少。  中方的认知是:1。中美经济相互依存日益加深,已成为利益共同体;2。中美关系确实十分复杂,虽然战略取向不同,中美并没有直接的根本利益冲突,也不存在冷战期间的意识形态之争;3。在全球化和经济一体化迅速发展的21世纪,全球治理需要中美的密切合作,可以说全球性挑战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能源安全,没有中美合作是不可能解决的。而且,通过全球治理领域的合作,中美还能加强互信,为双边关系添砖加瓦;4。中美作为全球性大国,利益遍及世界各地,利益融合与交叉同步增加,信息化时代节奏加快,突发性事件增多,两国建立迅速畅通的沟通渠道十分重要。  西方有学者把21世纪上半期的中美关系概括为3C,即“Cooperation,Competition,Conflict”(合作、竞争、冲突),主要是合作与竞争,冲突虽不能完全排除,但尚较遥远。哈佛大学教授发明了“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以古希腊雅典与斯巴达两大城邦之战作比喻,判断中美必有一战。当然,这完全是从“零和”博弈的角度、机械地观察中美力量的变化,简单下的结论,视中国为美国及其缔造的国际体系的“挑战者”,这样的逻辑思维是片面的、机械的,得出的结论必然是负面、悲观的。  我们并不否认中美关系存在竞争的一面,如果处理不当,或者以固化的“冷战思维”来分析两国关系的大势,竞争就一定会导致冲突和对抗,也就是陷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但这只看到了问题的一个方面,并非两国关系的全部,犯了“一叶障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错误。  习近平主席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思想出发,提出中美建设“不对抗、不冲突、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就是希望两国能从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根本利益考虑,走新时代大国和平发展、和平竞争的道路。可喜的是,新型大国关系已得到两国的认可,也有一定的共识,下一步是落实和互动,使之转化为两国关系的正能量。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核心理念就两条: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基于我们对美国的战略认知,这两条同样适用于中美关系。双方不妨考虑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来稳步推进中美关系的发展和新国际秩序的塑造:  1。中美同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二十国集团(G20)核心成员,对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促进全球经济发展与繁荣负有特殊责任,需要在经济利益共同体基础上,结成命运共同体,对双边关系的发展和全球治理挑战的应对都拿出全球主义的胸怀和担当。  2。通过高层接触和各种机制性安排,加强战略意图和政策沟通,避免误判和误解。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将应邀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前也有许多沟通的机会,要认真设计,坦诚沟通,不回避问题和矛盾,加深战略层面的相互了解,逐步增进互信。  中国也可就“一带一路”构想多做些介绍。中美历史文化、政治制度、意识形态不同,出现摩擦和矛盾再正常不过。二次世界大战时中美是抗击世界法西斯的盟友,各自对国际社会战胜世界法西斯做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在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0周年之际,双方有必要从维护国际秩序的大局出发对各自的大国责任做出深入思考。中美两国的战略和政策效应已经远远超出了双边的范畴,它对全球利益有重大影响。双方需要站在历史和世界的高度,寻找共同利益汇合点,坚持不懈地做出努力。  3。在外交和军事的工作层面加强“危机管控机制”建设,出现问题并不可怕,如果不能及时、有效地沟通,“管控”好摩擦和分歧,那就会产生误判和负面互动。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区尤其需要建立和加强这样的“管控”机制。  4。在确保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利益和国防现代化进程不受影响的前提下,中美可考虑着手研究和推进在西太平洋建立信任措施,包括双方都有“舒适度”、某种形式的“缓冲区域”想法的可行性。  我们的世界进入21世纪以来,正面临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带来的一系列考验。中美作为世界大国,在制定双边政策时必须有全球视野和担当,“修昔底德陷阱”也好,“国强必霸”也罢,都不是“宿命”,而是取决于两国的战略取向和选择。两国在西太平洋的互动就是第一个考验。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